陳水扁昨天的辯護並無新意,他再度搬出大水庫理論,不去證明自己無罪,卻搬出李登輝、宋楚瑜、馬英九的例子,「為何他們沒事,我卻白白布染到黑?」此刻回應陳水扁最好方式正是公設辯護人林勤綱的一段話:「總統先生,如果你坦坦蕩蕩,何至於此?」


扁案爆發後,以洗錢、向財團需索等行為而言,在政治上,陳水扁早已被宣判死刑。但扁還是發揮其律師本色,運用似是而非的辯論語言在法律的邊緣遊走,在國務費案中,他想力爭這是歷史共業;在龍潭案中,他想將錢漂為政治獻金;在洗錢案中,他想自證不是非法所得。


陳水扁真是台灣人的共同傷痛,即便曾經緬懷當初黨外歷史,以及民進黨對台灣民主貢獻的人,都因為扁家涉及的貪瀆情事,而崩壞其心中所相信的黨外價值與民主信念。扁毀去了這些人心中曾經美好的一塊,而要重新復原建構,更遙遙無期。


面對貪婪質疑,吳淑珍回應:「難道我對台灣民主都沒有貢獻嗎?」陳水扁宣稱:「為何司法會轉彎,要讓我不死不行?」但扁珍兩人難道真無所感,正因為扁家的貪婪,讓一起與他們走過黨外歲月的戰友與支持者一起蒙羞。


公訴檢察官林勤綱曾是陳水扁在美麗島大審的老戰友,昨天他在論告時流下的眼淚,更是指控陳水扁犯行最又力的武器,「非難了你,才能讓人分清楚對錯,不致讓人誤會你以前的犧牲是政治投資。」這是對扁最深沉的控訴,也是民主法治正義公理最起碼的是非標準。

 


youtub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sfasbb 的頭像
asfasbb

bb的新聞台

asfasb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